创Sports创客谈:奥众体育赵相林谈国内冰球市场发展

  • 时间:
  • 浏览:72

  较于大家熟悉的单板双板滑雪项目来说,冰球运动似乎离我们的生活较为遥远。从与NHL联盟携手合作推动NHL进入中国,成为NHL中国赛的创始合作伙伴到投资建成国内首座NHL标准的现代化多功能大型综合冰球场馆,以及与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合作共建昆仑鸿星奥瑞金冰球队,奥瑞金以及奥众体育在冰球方面积累丰富经验并进行了全产业链布局,谈到布局冰球运动的原因,赵相林表示:“冰球在中国是小众运动 ,但是 它在世界范围内其实是一个大众运动,甚至是一个主流运动。在北美冰球联赛是四大职业体育之一,在欧洲特别是北欧冰球也是一项非常普及的运动,关注度非常高,像主要的国家比如芬兰、挪威、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是所有体育项目里面属一属二的 。”

  无疑,2022冬奥会为中国冰球运动的发展和普及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赵相林表示:“所谓一项运动,虽然很多人会去参与,特别是业余爱好者,但是没有赛事的引领,项目的发展缺乏资源的聚焦和大众关注,奥运会应该对中国的冰雪运动来讲都是非常好的发展契机,冰球又是冬奥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相信冬奥会的到来中国男女队的参赛资格的确认对冰球在中国的普及发展是非常重大的利好。”

  掌握冰球头部资源 形成青训体系建设+球队俱乐部运营核心

  虽然奥众体育发展时间不长,但在冰球方面已经积累了相当的资源,特别是冰球头部ip赛事资源,除掌握冰球头部赛事资源外,奥众体育也在不断发展自己的赛事体系:“任何一项运动赛事是最核心的,我们有自己的青训体系 ,也有自己的赛事,奥众体育在和教育主管部门合作,准备很快推出一项全国性的IP赛事,这个会长期搞下去,帮助打通青少年未来向上发展的通道。从2018年8月份成立参加俄罗斯的丝路联盟比赛,也是水平非常高的一项赛事。对中国冰球运动员水平的提升有非常大的帮助,因为我们的职业队里面大多数的运动员都是中国选手。”赵相林表示

  此外依托奥众投资建设的现代化冰球场馆,奥众体育形成青训体系建设+球队俱乐部运营的核心业务,通过与国外一线冰球俱乐部合作,将国外成熟的冰球教学经验本土化后运用到我国冰球青训之中,谈及奥众体育在冰球方面的发展模式赵相林解析到:“我们基本覆盖了冰球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在北京蟹岛我们有自己的冰场,目前来说是国内最好的冰球场之一。除此以外,我们的整个冰球布局里面应该说最具影响力的是我们和NHL的合作,我们过去两年都成功地把NHL中国赛带到中国来,在北京、上海、深圳举办,应该说对在国内推广和普及冰球运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更多的话题参与应该有非常大的帮助。未来我们还会与NHL进行深入合作。我们最想做的一件事是能够通过我们的青训体系培养发现优秀的冰球人才,经过整个梯队的打磨、历练,有朝一日它能够加入到NHL,能够代表某一支球队去参加职业联盟的比赛。这样的话,对整个运动的发展应该是非常大的一种帮助,因为我们在篮球里面看到了很好的例子。”

  探寻国内冰球俱乐部运营模式 深耕体育+商业发展之路

  在俱乐部运营方面,奥众体育也在三年发展之中不断摸索着适合国内冰球运动发展环境的俱乐部运营模式,作为整条产业链中处于较为核心的俱乐部环节,无论是冰球还是足篮球俱乐部,其本身造血机能有限,如何通过广告权益,商业权益以及周边产品等销售不断提高俱乐部自身的造血能力,找到适合的商业模式是俱乐部良性发展的关键,对此赵相林表示:“大家都知道其实大多数的职业俱乐部都是一种投资行为,从这方面我们也在积极地进行探索,就是说它的自身造血机能、造血机制,商业模式包括它的一些广告权益,它的一些商业权益的销售,包括主场的门票,包括未来的一些衍生品的开发。所以在这方面其实我们也在积极地摸索经验,对接客户的一些需求。”

  此外俱乐部作为培养冰球人才的重要基地,如何能够真正挖掘年轻的冰球人才如何扩大参与冰球运动的爱好者基数也是当下国内冰球俱乐部值得思考的问题,对此赵相林表示:“现在这个阶段你怎么能够真正地发现好的年轻的冰球人才,培养他们,然后让他们能够成为职业选手,能够参加到职业联赛高度。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选材的人数还非常有限,现在很多小朋友在打球,但是都是初中以前,都是12岁以前,再大一些几乎断层,未来我们需要时间的积累,还需要培训机构、培训规模的扩大。包括教练的体系其实也需要不断地磨合,在国内因为职业冰球的运营和管理也是新课题,包括教练很多是外籍人士,怎么和他们进行磨合,让他们更好地适应中国球员的一些需求,能够保证有好的竞技表现,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引领冰球培训市场规范化发展 杜绝培训乱象

  冰球青训隶属于青少年体育培训市场,纵观国内青少年培训领域,虽然凭借现金流充足等特点受到投资者的青睐,加之随着国内家庭收入以及对于健康的重视程度不断提升,我国潜在的受体育教育的人群基数众多,但绝大多数青少年俱乐部发展情况非常原始,作为国内冰球培训的领军机构,赵相林表示奥众体育正在通过不断打造科学,规范的管理,教学等体系以及运营专业的冰球青训机构,推动国内冰球培训市场的规范化以及标准化发展: “我们在这方面还是有很多想法的,国内的培训市场特别是冰球的培训有些混乱,有些无序,包括恶性竞争。我们听说过某些机构恶意从竞争对手从其它机构里面抢教练,抢生源,所以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这些事情需要大家组建一个类似行业商会的机构,在机构内部进行沟通和磋

  商,形成一个管理的机制和规范,大家共同来遵守和维护。我们希望应该有一个类似冰球培训行业的商会这样一个管理机构,来对行业内发生的一些事情进行规范。从一开我们始用的是外籍教练,我们用的是美式的培训体系和方法,我们也希望能够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地探索深化,期望海外的培训模式能成为国内培训行业的一股清流。比如我们参加一些冰球协会举办的赛事,有一些球队的教练要单独收取费用的,在这方面我们坚决抵制,我们是不收费的,减少了各种不必要的教练和其它机构赚取灰色收入的渠道。我们希望能够在行业内形成一种比较专注比较专业,体现职业道德和操守的培训方式,希望也能够得到家长们的支持和认可。这样会起到示范和引领作用,未来就会有更多的俱乐部向更加规范的方面去做一种尝试和改变。”

  激活国内冰球赛事市场 为大众带来更好观赛体验

  对比国外冰球运动发达国家,从整体商业环境到媒体环境都更加开放,结合国外冰球赛事运营经验以及国内冰球运动发展环境,在激活国内冰球赛事市场,为观赛者带来更好的观赛体验方面,赵相林建议:“现在整个媒体环境都非常开放,国外一些好的做法我们都随时可以看到了解到,NHL的比赛、CCTV5+一直都在播,从技术的层面来讲,现在我们需要借鉴和模仿的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一些电视画面或者视频的表现形式,一些新的植入方式,这些都没有问题。只不过因为它们积累的时间非常长,所以真正成为一个IP,已经成为一个很强势的IP。相关可开发的链条比较多,比如它的队服,相关的礼品、纪念品,包括水壶、水杯、帽子、手套、围巾等等,整个产业链条比较长。同时,因为在国外观赛是生活的一部分,很多人是举家前往,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它其实有一种party节日的氛围,在国外的体育场馆餐饮、零售都非常发达,还可以喝酒,还可以卖啤酒,包括红酒,甚至是一些烈性酒,这个也是我们国内需要学习借鉴,但是这里面也有挑战。我们现在所有的场馆里面都不可以卖酒,哪怕是啤酒,可能也需要相关的行业和政府的管理部门综合考虑,寻找解决方案。”

  在国外冰球运动市场发展趋势方面赵相林表示虽然未来赞助的起点和门槛会由于版权而水涨船高,但是整体的营销环境也保持一定灵活性,为更多品牌参与其中留存空间:“大的趋势都相同,一些大型品牌长期来持续地来关注,柱子一样来支撑着联盟或者是一项大的赛事发展,同时又有一些小众品牌或者是一些新锐品牌参与试水。从国际的角度来看,整个职业体育的价值最核心的还是在于媒体版权,它的稀缺性,它的不可替代性就导致了版权的价值是水涨船高,每次重新签约的时候都在升值。相对来说投入大型赛事的联赛也好还是世界锦标赛、世界杯这样的赛事,赞助的起点也是越来越高的,门槛越来越高。但是它们保持一定的灵活性,往往给当地的一些小的企业小众的公司有一些入门的机会,通过版权广告通过创新的一些流媒体的表现方式,还是可以进来。”

  开发挖掘场馆功能 培养正确体育消费习惯

  运动场地是体育的基础,同时专业的运动场馆是保证体育培训顺利进行的核心之一。场馆方面,奥众体育投资建成国内第一家符合NHL标准的冰球场馆面对社会开放,自2017年5月试运行以来整体运行情况稳定,赵相林表示未来除承接冰球相关赛事外,将进一步丰富场馆功能使其得到更充分的使用:“从场馆定位方面讲,首先它是一个冰球馆,第一职能要承接各级各类的冰球比赛和培训活动,这方面我们基本上已经饱和,能够开发的时间都非常有限。除此以外,因为它有两千多个座位,是一个小型的体育馆,这样的规模其实非常适合搞一些小型的歌友会,包括一些产品的发布会,在2019年我们在这方面也会加大客户开发、市场推广力度,把它的功能不断地丰富,让它充分地运转、充分地使用。比如在去年11月底12月中旬我们搞了北京市中小 学生的冬季运动员开幕式,整个仪式部分非常得精美,场面非常宏大,效果非常好,来的嘉宾都对场馆的运营表示感谢与称赞。”

  体育场馆方面,截至2017年底,我国体育场地已超过195.7万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到1.66平方米,如何有效盘活闲置的体育设施,积极推动公共体育设施对社会开放以及提高场馆运营能力是让更多人参与到运动中的重要前提,目前国内大量闲置的体育馆与人们日益增长 的运动需求形成供需失衡的状态,对此,赵相林以运营奥众体育冰球场馆为例分享了提高场馆运营的相关看法与经验:“类似场馆开发、场馆建设的这个课题更重要的工作还是在事前的计划,加强计划性。现在我们碰到体育场馆在大赛后的运营问题,这也是世界性难题,很多国家包括举办奥运会的一些城市在奥运会后都留下了巨大的包袱,就是场馆的这种空置率特别高,使用的效率很低。可能这个前期还是要做好规划,以平昌冬奥会为例开发了很多临时的场馆,赛后可以拆除恢复。所谓的场馆运营难题是因为我们往往建设和开发了一些我们并不需要的场馆”。

  此外培养用户正确的消费习惯也是推动国内体育馆良性发展的重要保障:“现在很多人还在等着赠票,其实现在体育比赛很多时候是消费得起的,只是要改变一些习惯,短期来看,需要有更多的赛事IP,需要开发更多的赛事,这方面国家也刚刚出了政策《关于开展体育竞赛表演业的指导意见》,这是国务院发文,非常好,需要国家有更多落地性的支持政策。比如减税,比如从财政方面给予直接的扶持,这样竞赛表演业会更发达,对场馆的使用会更多,也要培养广大人民群众的观赛习惯。

  ”

  体育营销需长期坚守 品牌精神需与运动精神完美融合

  在万达任职期间,赵相林领导团队让IRONMAN系列赛,中国杯,环广西自行车赛等赛事迅速落地并被广大消费者熟知,拥有丰富赛事运营经验的他在赛事运营方面提出了以下的建议:“不管看电视还是看现场。好的赛事运营一定是非常好的时间管理,比如对时间、对人员、对进度的要求,需要有好的团队,需要一个高度磨合、高度专业化、高效、执行力很强的团队,还需要实时回顾和总结,任何一项大赛完了以后如何来及时地进行复盘,指出问题,如何来提高,这些是做好的赛事运营的必备条件。同时,要非常地细致耐心。因为办赛期间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能会出来,特别是有时候还会有一些风险,如何来把控化解风险,如何来快速高效地解决突发事件,这是考验赛事运营团队的能力,这个也是需要日积月累,需要一点一点去磨合去完善。”

  无论是在万达还是在奥众,赵相林都在积极探索赛事商业变现方面进行深入探索,无疑赛事商业化是体育产业的核心,如何来把一项赛事变现,让它的价值与社会和商业客户的诉求以及体育消费人群的诉求对接,这是赛事商业化的核心,对此赵相林以奥众体育在冰球方面的营销为例解析道:“我们非常看中体育市场体育商业化的问题,我们也有专门的营销团队,从策划、设计,从对企业客户需求的把控,对普通消费人群的观赛需求把控,还有专门产品针对性的开发,我们有专门的团队在进行。我们也积累了一些行业客户,因为我们的母公司奥瑞金本身就是一个to B的企业,我们的合作伙伴基本上是消费品类的大型品牌公司,所以他们本身通过体育营销来进行品牌推广,对这样的品牌营销方式是认同的,我们有针对性地制订独特的个性化的营销解决方案,因为每个企业的诉求都不同。”

  随着体育产业近年来快速发展,许多国内品牌纷纷试水体育及大赛营销,从欧洲杯到世界杯等大型赛事,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中国品牌的身影,对于火热的体育营销风潮,赵相林建议相较于短期的爆款流量营销,体育营销更需要品牌长期的坚守和延续,需要将品牌精神与运动精神深度契合:“体育营销是个舶来品,现代职业体育也是舶来品,考察国外的职业体育和体育营销,发现很多企业是长期来支持一个一个项目或者异类项目。比如冰球对于斯柯达是长期持续的来投入,在这个项目和企业之间形成了一种强关联,所以这个是非常好的诠释了目前国内企业缺乏的,就是体育营销或者体育赞助的一致性,长期的延续性。如果只是把它看成一个品牌呈现的通路,就没有真正把握体育营销的核心和精髓。如果只看广告曝光量可能达不到特别多的价值,但是如果要是加上了运动精神,运动所展现的独特的可以感召人鼓舞人的无形的精神力量,它的价值是不一样的,特别是你在长期和某一项特定的运动做一个深度的结合、深度绑定的话,那日积月累,这个公司的品牌资产是会得到明显的提升,同时给消费者心中留下非常深的烙印,应该说这是做体育营销的一些比较核心的东西。”赵相林表示。

  相较于足篮等夏季运动及大赛的营销,冬季运动项目由于环境,地域等不同于夏季运动营销有着一定区别,需深度剖析运动特点以及目标受众群体等后制定营销方案,对此赵相林表示:“首先它有共性,因为虽然项目不同,其实都是在帮助客户搭建一个品牌营销、品牌呈现的平台。所谓的不同呢,有地域的不同,可能冰雪运动都是相对比较冷的地方北半球居多,时间的不同,人群的不同,如果做一些调查会发现,看足球和看冰球的人有差别。在北美的研究,冰球的从业人员包括关注冰球的人相对来说是高知高收入,在社会里面是这样一种角色,属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因为这些营销方式的不同,主要还是要看它的触及人群,它的目标受众,根据这些受众的诉求反过来再去制订不一样的营销解决方案。”

  群众参与运动诉求增加 创业者需坚固格局与躬亲

  对于从毕业后就一直在体育行业工作的赵相林来说,他深切的感受到这两年体育产业的变化:“我觉得从14年46号文件发布之后,对于整个体育行业体育产业的触动非常大,对产业发展的支持促进作用也非常大。举两个例子体育用品行业,大家知道现在实体经济不好,很多行业很多产业都是负增长,但是体育用品行业一直是高歌猛进,大家参与体育运动的意愿增强了,喜欢穿一身运动的服装。另外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健身房的数量,这个增长非常快, 在几年前如果找一个好一点的健身房要么是价钱很高,要么离的地方比较远,家门口找一个健身房价位适中,产品服务都到位挺难

  的。现在特别容易,在高级别城市一二线城市里面健身房或者健身产业趋近饱和,有的地方过剩。这样一来,为广大的体育 消费者健身的话提供了非常好的便利性,大家健身的愿望、可行性更强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比14年之前不知道要扩大了多少倍,这确实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面对越来越多在体育产业中的创业者,在体育行业躬亲多年的赵相林建议创业者既要有仰望星空的胸怀,视野和格局也要有脚踏实地的坚守与奋斗:“ 第一,可以好高骛远,你要有远大的目标,要有足够的胸怀、视野和格局,你能看到这个行业或者某一个细分领域可能的发展空间,你的立意要足够高,要站的地方视野足够高,格局要足够大,能够见人所未见。第二,还是要脚踏实地,还是要回到踏踏实实回到现实中,特别关注细节,在工作中要让远大目标能够落地,能够关注一些微小的细枝末节的东西。因为往往是这些细节的东西最终决定了成败,所以应该做非常好的结合,如果是一个成功的管理者,既能够登高远眺,同时又可以亲历亲为躬身前行,非常好的把这样的愿景和目标落地执行。如果能够兼顾这两点,是一个好的体育行业的从业人员,一个好的管理者。”

  采访内容:

  搜狐体育:赵总您好欢迎作客搜狐。

  赵相林:谢谢,谢谢婕希。

  搜狐体育:今天节目之中我们和赵总从奥众体育的发展入手和您聊聊冰球运动在中国的发展情况以及体育营销和赛事运营等不同的话题。奥众体育在近三年的发展之中先后投资收购像您刚才所说法国欧塞尔俱乐部,并且在冰球方面也是进行了全产业链的布局,同时也在击剑方面有所发展。那么在节目最开始赵总先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奥众体育的发展情况。

  赵相林:奥众体育是奥瑞金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投资的一家公司,我们的定位是专业的体育IP运营机构,同时我们也进行体育营销,我们在对接商业客户和企业之间的诉求,也在帮我们的目标客户来进行体育营销的一些投放。

  搜狐体育:那其实现在在体育产业之中一提到奥瑞金或者奥众体育,大家都会想到冰球这项运动,但其实虽然说现在应该说三亿人上冰雪这个口号下冰雪运动现在大热,但是相较于大家都比较熟悉的比如说单板、双板这种雪上运动或者冰上运动来说,冰球运动显得有可能更小众一些,我们为什么当时奥瑞金或者奥众体育会去从冰球这块切入体育产业呢?

  赵相林:冰球在中国是小众运动,但是它在世界范围内其实是一个大众运动,甚至是一个主流运动。北美的职业冰球联赛就不用说了,这是四大职业体育之一的。在欧洲特别是北欧其实冰球也是一项非常普及的运动,关注度非常高,像主要的国家比如芬兰、挪威、俄罗斯,在当地的影响是所有体育项目里面属一属二的。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要搞冬奥会,有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发展契机,冰球又是整个冬奥项目里面最重的一个项目,是从奥运会的开始到结束贯穿整个赛事期间的一项运动,又是集体项目。我们有志于在现在这个阶段帮助国内的孩子、国内的运动员、国内的体育机构一起把冰球这项运动发展起来。

  搜狐体育:说到冰球这项运动,就像您刚才所说的,回顾时光倒回到33年前在86年札幌亚冬会上中国冰球界的前辈们创造了中国冰球历史上的辉煌,但是应该说时光荏苒辉煌之后沉寂了很多年,赵总能否简单跟我们回顾一下,您认为14年体育产业开始发展之后,咱们国内的冰球运动或者说冰球市场与之前相比都有怎样的变化?

  赵相林:这个变化应该是非常巨大的,14年之前相对今天来说冰球是更小的一项运动,很多人不了解、不清楚、不熟悉规则,现在应该说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特别是青少年开始关注冰球,开始谈论冰球,包括有很多青少年在一线城市从事冰球的训练,这个应该说是非常显著的一些变化。

  搜狐体育:2022年冬奥会的到来为中国的冰球发展,很多人说是前所未有的机遇,那么您认为冬奥会对于咱们国内不管是冰球产业还是竞技运动方面都有怎样的影响?

  赵相林:这个应该是非常难得的历史发展机遇,所谓一项运动是赛事是比赛,虽然很多人会去参与,特别是业余爱好者。但是没有赛事的引领,项目的发展缺乏资源的聚焦和大众的关注,奥运会应该对中国的冰雪运动来讲都是非常好的发展契机,冰球又是冬奥里面非常重要的一个项目,相信冬奥会的到来中国男女队的参赛资格的确认对冰球在中国的普及发展是非常重大的利好。

  搜狐体育:回到奥众体育本身,经过近三年的发展,奥众体育已经形成了青训体系加上俱乐部运营为核心的整个冰球运营模式,那么赵总能否简单跟我们介绍一下奥众体育在冰球方面的体系或者运营模式是怎样的。

  赵相林:任何一项赛事任何一项运动有共性,赛事是最核心的,赛事里面的人运动员是最核心的。我们在冰球领域整个相关的产业链条我们基本都覆盖,我们有自己的冰场,在北京的蟹岛,目前来说还是国内最好的冰球场之一。我们有自己的青训体系,我们和NHL洛杉矶国王还有波士顿棕熊合作,把他们的执教理念、执教体系带到中国来,现在是纯外教授课。我们有自己的赛事,我们在和教育主管部门合作,准备很快推出一项全国性的IP赛事,这个会长期搞下去,帮助打通青少年未来向上发展的通道。我们有自己的职业队,从2018年8月份成立参加俄罗斯的丝路联盟比赛,也是水平非常高的一项赛事。对中国冰球运动员水平的提升有非常大的帮助,因为我们的职业队里面大多数的孩子、大多数的运动员都是中国选手。除此以外,我们的整个冰球布局里面应该说最具影响力的是我们和NHL的合作,我们过去两年都成功地把NHL中国赛带到中国来,在北京、上海、深圳举办,应该说对在国内推广和普及冰球运动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更多的话题参与应该有非常大的帮助。NHL未来还会深入和它们的合作,包括联盟,也包括俱乐部和运动员的层面。我们最想做的一件事还是说能够通过我们的青训体系能够培养发现优秀的冰球人才,经过整个梯队的打磨、历练,有朝一日他能够加入到NHL,能够代表某一支球队去参加职业联盟的比赛。这样的话,对整个运动的发展应该是非常大的一种帮助,因为我们在篮球里面看到了很好的例子。

  搜狐体育:应该说也是在我们国家冰球后备人才不断输送这些非常好的苗子,那么赵总在刚才的聊天之中多次提到了俱乐部这一块。应该说在整个冰球产业链当中处于中游的俱乐部应该说是比较核心的位置,那么经过这三年的发展,您能简单跟我们聊聊是否找到一些比较适合国内现在市场环境的这种俱乐部运营的模式?

  赵相林:应该说我们也还是在探索如何来更好地运作职业俱乐部,因为大家都知道其实大多数的职业俱乐部都是一种投资行为,他自身的造血机能有限,不管是篮球还是足球,其实很多球队很多俱乐部是不盈利的。从这方面我们也在积极地进行探索,就是说它的自身造血机能、造血机制,商业模式包括它的一些广告权益,它的一些商业权益的销售,包括主场的门票,包括未来的一些衍生品的开发。所以在这方面其实我们也在积极地摸索经验,对接客户的一些需求。那从人才选拔方面这是一个蛮具有挑战的工作,现在这个阶段你怎么能够真正地发现好的年轻的冰球人才,培养他们,然后让他们能够成为职业选手,能够参加到职业的联赛高度。现在最大的挑战就是选材的人数还非常有限,现在很多小朋友在打球,但是都是初中以前,都是12岁以前,再大一些几乎断层,未来我们需要时间的积累,还需要培训机构、培训规模的扩大。包括教练的体系其实也需要不断地磨合,在国内因为职业冰球的运营和管理也是新课题,包括教练很多是外籍人士,怎么和他们进行磨合,让他们更好地适应中国球员的一些需求,能够保证有好的竞技表现,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搜狐体育:其实提到培训这一块,应该说近年来青少年培训备受投资者以及市场青睐,但其实纵观整个青少年培训市场应该说很大一部分的培训机构还是处于非常原始的发展状态。那么在冰球培训这方面,作为国内冰球运动的领航者,奥众体育有没有在规范化或者推动冰球培训规范化以及标准化方面都做了哪些?

  赵相林:我们在这方面还是有蛮多想法的,国内的培训市场特别是冰球的培训有些混乱,有些无序,包括恶性竞争。我们听说过某些机构恶意从竞争对手从其它机构里面抢教练,抢生源,所以造成非常不好的影响。这些事情需要大家组建一个类似行业商会这样的机构,然后来进行内部的沟通和磋商,形成一个管理的机制和规范,大家共同来遵守和维护。我们希望应该有一个类似冰球行业的商会这样一个管理机构,来对行业内发生的一些事情进行规范。我们从一开始用的是外籍教练,我们用的是美式的培训体系和方法,我们也希望能够在这条道路上不断地探索深化,期望海外的培训模式能成为国内培训行业的一股清流。比如我们目前在参赛的时候,参加一些冰球协会举办的赛事,那有一些球队的教练要单独收取费用的,给家长额外的费用,在这方面我们坚决抵制,我们是不收费的,减少了各种不必要的教练也好还是其它机构赚取灰色收入的渠道,这样的一些方法。我们希望能够在行业内形成一种比较专注比较专业,体现职业道德和操守的培训方式,希望也能够得到家长们的支持和认可。这样有好的典型会有示范和引领作用,可能未来就会有更多的俱乐部向更加规范的方面去做一种尝试和改变。

  搜狐体育:其实一提到青训这一块,场馆是青训当中比较核心的一部分,像您刚才所说,咱们自己也是有一个完全符合NHL标准的冰球场馆在蟹岛这一块,现在场馆运营如何?

  赵相林:场馆整体的运营情况不错,2017年5月份开始运营,已经一年多的时间了,目前整个经营团队、管理团队是比较稳定比较固化下来,同时我们也强化了一些客户服务、市场营销方面的功能。因为冰球场是面向社会开放的,很多机构不管是培训机构还是政府部门还是行业的一些管理机构,他们都来我们这儿搞活动,有各种各样的。比如在去年11月底12月中旬我们搞了北京市中小学生的冬季运动员开幕式,光排练他们就排练了三天,整个仪式部分非常得精美,场面非常宏大,效果也非常好,来的嘉宾都对场馆的运营表示感谢表示称赞,并且说今后有类似的活动还愿意在我们这儿搞。从我们的场馆定位,首先它是一个冰球馆,第一职能要承接各级各类的冰球比赛和培训活动,这方面我们基本上已经饱和,能够开发的时间都非常有限了。除此以外,因为它有两千多个座位,是一个小型的体育馆,这样的规模其实非常适合搞一些小型的歌友会,包括一些产品的发布会,在2019年我们在这方面也会加大客户开发、市场推广的一些力度,把它的功能不断地丰富,让它充分地运转、充分地使用。

  搜狐体育:在这块想再追问赵总一个问题,其实一提到场馆运营,应该说国内很多场馆在非赛事期间如何进行有效的运营成为一个老大难的问题,那么通过咱们的场馆运营经验,您认为如何能够帮助咱们国家不同地方不同类型的场馆如何更好运作起来?

  赵相林:类似场馆开发、场馆建设的这个课题更重要的工作还是在事前的计划,加强计划性。现在我们碰到体育场馆在大赛后的运营问题,这也是世界性难题,很多国家包括举办奥运会的一些城市在奥运会后有的都留下了巨大的包袱,就是场馆的这种空置率特别高,使用的效率很低。可能这个前期还是要做好规划,平昌奥运会冬奥会为例开发了很多临时的场馆,赛后可以拆除恢复的。所谓的场馆运营难题,我们往往建设和开发了一些我们并不需要的场馆,它的容量太大,它的能耗太高,当地的城市太小,或者没有职业队,没有职业体育,就难以承载,因为体育场馆基本上还是为大型的职业体育服务的。这些难题要解决是需要时间的,也需要社会各界方方面面共同来努力,这里面相对比较重要的还是完善发达的职业俱乐部体制,不光是冰球,还有足篮排,包括有网球、羽毛球、乒乓球。它需要赛事更加繁荣,赛事里面也分级,比如在美国NBA下面有NBDL,中国有CBA,CBA下面有了一个预备队的比赛。所以说有充分完善的职业体育市场,然后来进行对场馆的长期使用,这个应该是一个比较标准或者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短期来看,需要有更多的赛事IP,需要开发更多的赛事,这方面国家也刚刚出了政策《关于开展体育竞赛表演业的指导意见》,这是国务院发文,非常好,需要国家有更多落地性的支持政策。比如减税,比如从财政方面给予直接的扶持,这样竞赛表演业会更发达,对场馆的使用会更多,也要培养广大人民群众的观赛习惯,消费者更愿意花钱去看一场比赛。

  搜狐体育:不是拿赠票去的。

  赵相林:这个要逐渐地去规范化,现在很多人还在等着赠票,以拿着赠票为荣。其实这个价钱很多时候是消费得起的,只是要改变一些习惯。

  搜狐体育:消费习惯的养成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提到赛事运营这块,赵总非常擅长的,不管从万达还是到现在,那么赵总简单跟我们聊聊。其实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不管是自主类型的赛事还是国外很多赛事也是进入到中国的体育市场,那么在赛事运营这方面您都有怎样的建议或者看法?

  赵相林:这个话题有点大,我是看过很多比赛,相信婕希也看过很多,不管看电视还是看现场。好的赛事运营一定是非常好的时间管理,其实也是一个项目,非常多项目管理的要求,比如对时间、对人员、对进度的要求,需要有好的团队,需要一个高度磨合、高度专业化、高效、执行力很强的团队,还需要实时回顾和总结,任何一项大赛完了以后如何来及时地进行复盘,指出问题,如何来提高,这些是做好的赛事运营的必备条件。同时,要非常地细致耐心。因为办赛期间各种各样的事情都可能会出来,特别是有时候还会有一些风险,如何来把控化解风险,如何来快速高效地解决突发事件,这是考验赛事运营团队的能力,这个也是需要日积月累,需要一点一点去磨合去完善。

  搜狐体育:那么在冰球赛事这一块,应该说奥众体育掌握了很多头部赛事,在赛事商业变现这一块咱们都有怎样的探索?

  赵相林:应该来讲商业化还是体育产业的核心,如何来把一项赛事变现,让它的价值释放,和社会和商业客户的诉求和体育消费人群的诉求对接,这个应该是最核心的。我们也非常看中体育市场体育商业化的问题,我们也有专门的营销团队,从策划开始,策划、设计,从对企业客户需求的把控,对普通消费人群的观赛需求把控,还有专门产品针对性的开发,我们有专门的团队在进行。我们也积累了一些行业客户,因为我们的母公司奥瑞金本身就是一个to B的企业,我们的合作伙伴基本上是消费品类的大型品牌公司,所以他们本身通过体育营销来进行品牌推广,对这样的品牌营销方式是认同的,我们有得天独厚的便利,可以非常快地和企业客户进行直接的对接,了解他们的诉求。有针对性地制订独特的个性化的营销解决方案,因为每个企业的诉求都不同。

  搜狐体育:其实一提到体育营销,应该说现在国内很多品牌都在试水体育营销这一块,特别在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时候,看到很多洗脑性的广告等等。但是赵总,我们都在说相较于冰球或者冰雪运动方面的体育营销来说,冬季运动的体育营销跟传统所说的足球营销也好篮球营销也好,有什么样的区别或者不同?

  赵相林:首先它有共性,因为虽然项目不同,其实都是在帮助客户搭建一个品牌营销、品牌呈现的平台。所谓的不同呢,有地域的不同,可能冰雪运动都是相对比较冷的地方北半球居多,时间的不同,人群的不同,如果做一些调查会发现,看足球和看冰球的人有差别。在北美的研究,冰球的从业人员包括关注冰球的人相对来说是高知高收入,在社会里面是这样一种角色,属于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因为这些营销方式的不同,主要还是要看它的触及人群,它的目标受众,根据这些受众的诉求反过来再去制订不一样的营销解决方案。

  搜狐体育:其实提到营销这一块,我们可以看到有时候很多品牌追求爆款式流量的营销效果,那么赵总对于品牌方面比如说要来进行长期化的营销体系搭建方面或者说对于品牌来选择进行体育营销方面您都有怎样的建议?

  赵相林:体育营销还是个舶来品,现代职业体育也是舶来品,考察国外的职业体育和体育营销,发现很多企业是长期来支持一个一个项目或者异类项目。比如冰球对于斯柯达是长期持续的来投入,在这个项目和企业之间形成了一种强关联,所以这个是非常好的诠释了目前国内企业缺乏的,就是体育营销或者体育赞助的一致性,长期的延续性。如果只是把它看成一个品牌呈现的通路,就没有真正把握体育营销的核心和精髓。如果只看广告曝光量可能达不到特别多的价值,但是如果要是加上了运动精神,运动所展现的独特的可以感召人鼓舞人的无形的精神力量,它的价值是不一样的,特别是你在长期和某一项特定的运动做一个深度的结合、深度绑定的话,那日积月累,这个公司的品牌资产是会得到明显的提升,同时给消费者心中留下非常深的烙印,应该说这是做体育营销的一些比较核心的东西。

  搜狐体育:那么和赵总刚才聊完国内简单的冰球市场的发展情况,那么再放眼到国外,赵总能简单跟我们聊聊比如刚才说美国或者欧美等冰球运动发达的国家,这些国家的冰球运动市场都有怎样的发展趋势?

  赵相林:是这样的,大的趋势都相同,会有一些大品牌,长期来持续地来关注,同时又有一些小众品牌或者是一些新锐品牌,它们也来参与,也来试水。有几个大的客户,像柱子一样来支撑着联盟或者是一项大的赛事发展,同时也有很多的小众企业长尾也在不断地来进行摸索和磨合,也在试水,看看是不是和它们有这种关联。从国际的角度来看,整个职业体育的价值最核心的还是在于媒体版权,它的稀缺性,它的不可替代性就导致了版权的价值是水涨船高,每次重新签约的时候都在升值。这方面来说媒体价值提升也以为这它的广告、它的营销价值提升,相对来说投入大型赛事的联赛也好还是世界锦标赛、世界杯这样的赛事,赞助的起点也是越来越高的,门槛越来越高。但是它们保持一定的灵活性,往往给当地的一些小的企业小众的公司有一些入门的机会,通过版权广告通过创新的一些流媒体的表现方式,还是可以进来。

  搜狐体育:应该说整个商业环境更加开放一些。

  赵相林:是的。

  搜狐体育:赵总认为,不管从赛事运营还是俱乐部运营方面来说,您认为国外有哪些比较成熟的经验可以本土化之后更好地帮助咱们国内冰球市场的发展?

  赵相林:其实现在整个媒体环境都非常开放,国外一些好的做法我们都随时可以看到了解到,NHL的比赛、CCTV5+一直都在播,从技术的层面来讲,现在我们需要借鉴和模仿的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都是一目了然的,一些电视画面或者视频的表现形式,一些新的植入方式,这些都没有问题。只不过因为它们积累的时间非常长,所以真正成为一个IP,已经成为一个很强势的IP。相关可开发的链条比较多,比如它的队服,相关的礼品、纪念品,包括水壶、水杯、帽子、手套、围巾等等,整个产业链条比较长。同时,因为在国外观赛是生活的一部分,很多人是举家前往,带着孩子们一起去,它其实有一种party节日的氛围,在国外的体育场馆餐饮、零售都非常发达,还可以喝酒,还可以卖啤酒,包括红酒,甚至是一些烈性酒,这个也是我们国内需要学习借鉴,但是这里面也有挑战。我们现在所有的场馆里面都不可以卖酒,哪怕是啤酒,可能也需要相关的行业和政府的管理部门综合考虑,寻找解决方案,如何来真正激活观赛市场,给大家创造更加轻松更加舒适的一种观赛氛围,这样行业的价值才会慢慢提升。

  搜狐体育:下一个问题留给体育产业这一块,赵总应该说从毕业到现在一直在体育方面进行工作,那简单跟我们回顾一下,您认为从14年到现在整个中国体育产业都有怎样的变化?不同阶段都有怎样的变化?

  赵相林:这个问题又非常好,需要坐下来好好地梳理,这是开研讨会的问题。如果简单说,我觉得从14年46号文件发布之后,对于整个体育行业体育产业的触动非常大,对产业发展的支持促进作用也非常大。可以从两方面看出来,举两个简单的例子,一个体育用品行业,大家知道现在实体经济不好,很多行业很多产业都是负增长,但是体育用品行业一直是高歌猛进,不管耐克、阿迪还是国内的安踏、李宁都迎来两位数的增长,股价也一路飙升,资本市场也认可。大家参与体育运动的意愿至少是意愿增强了,喜欢穿一身运动的服装。另外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健身房的数量,这个增长非常快,在几年前如果找一个好一点的健身房要么是价钱很高,要么离的地方比较远,家门口找一个健身房价位适中,产品服务都到位挺难的。现在特别容易,在高级别城市一二线城市里面健身房或者健身产业趋近饱和,有的地方过剩。这样一来,为广大的体育消费者健身的话提供了非常好的便利性,大家健身的愿望、可行性更强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比14年之前不知道要扩大了多少倍。我现在还没有相关的数据,但是能感觉到确实这方面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搜狐体育:新年伊始对于2019年的体育产业有怎样的期待?

  赵相林:2019年我个人认为会比2018年更好,好过一些,我们应该熬过了一个最冷的冬天。体育行业它本身是朝阳行业,就像春天的太阳一样,带给大家和煦、温暖和希望,体育行业是少数还有巨大开发潜力的行业,我相信很多的专家也持这种观点。我们可开发的空间还非常巨大,消费的潜力可挖掘的地方也是非常巨大,整个体育产业可以释放的影响力、产值也都是非常巨大的。

  搜狐体育:应该说势能特别大。

  赵相林:是的,逐渐大家的体育需求、体育意向已经开始释放,特别是青少年培训的市场。因为国家也在往这方面引导,它又属于服务行业,属于第三产业,在传统行业传统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到了一个平台期之后,服务行业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其实是内部的优化,内部的社会分工更加精细化,生活品质不断完善和提升。从这方面来讲,确实有非常好的发展前景,我非常荣幸非常有幸从一开始到现在,过去职场20年都在体育行业,也经历过很萧条的时候、很冷清的时候,也看到巨大的发展潜力,我坚信2019年应该说对于中国的体育行业体育产业的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份,我们可能又会在不同的领域都又创出历史新高,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一些赛事也好还是说分享体育快乐的机会。

  搜狐体育:听了赵总所说,对今年的体育市场充满期待,最后一个问题,随着体育产业的发展,现在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体育创业者出现,作为一名老体育人对于这些年轻的体育创业者有怎样的建议?

  赵相林:谈不上老的创业人员,搞体育的人都希望自己活力永在,不能说青春永在。我自己也经常打篮球,每周二,尽可能去参与更多的体育运动,学习解锁新技能。没有资格去给后面的创业者讲什么经验,因为我自己也刚刚上路,现在也是创业公司的感觉,非常好,每天充满了挑战,也充满了激情也充满了希望。但是我觉得有一点或者有两点跟大家分享,如果作为一个管理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第一,可以好高骛远,你要有远大的目标,要有足够的胸怀、视野和格局,你能看到这个行业或者某一个细分领域可能的发展空间,你的立意要足够高,要站的地方视野足够高,格局要足够大,能够见人所未见。

  第二,还是要脚踏实地,还是要回到踏踏实实回到现实中,特别关注细节,在工作中要让远大目标能够落地,能够关注一些微小的细枝末节的东西。因为往往是这些细节的东西最终决定了成败,所以应该做非常好的结合,如果是一个成功的管理者,既能够登高远眺,同时又可以亲历亲为躬身前行,非常好的把这样的愿景和目标落地执行。

  如果能够兼顾这两点,是一个好的体育行业的从业人员,一个好的管理者。

  搜狐体育:仰望星空和脚踏实地要完美地结合起来。

  赵相林:可以这样理解。

  搜狐体育:今天听了赵总所说受益很多,感谢赵总作客搜狐,祝愿奥众体育在未来可以发展得越来越好。

  赵相林:感谢感谢,希望未来和搜狐有更多的合作,我们可以一起来推动中国的冰球事业冰球产业的发展。

  搜狐体育:谢谢赵总。

  赵相林:谢谢。

  (完)